镜中卷

过来,我慢慢讲给你听
圈名为星。
最近在混梦间集,非酋,没有五花,只会写文,懒癌严重。
本命流光和卷卷。
卷卷我爱你,谢谢你能来我这里
人生有卷,夫复何求。
连载文《镜中卷》,龟速弃状
欢迎关注。

“还在发什么愣。”
“集中精神完成任务。”
“杀了他。”
那人的话语还在耳畔回响,手起,不容许一点迟疑,保持扑克脸,眼睛要如大海般深沉。
倘若把神色都放在眼里去看人,什么都会暴露出来的。
所以,要快。
那人如水一般的头法散落,月光一路川流而下,宛如一湾绝美的瀑布。
眼中不可以有一丝质疑,命令高于一切,生而为此,死又如何。
纵使是他。
月光下那人的头动了动,看得见的那一块月光之下,嘴角勾出一个几近完美的弧度。
“花雨……”
瞳孔刹那之间收缩,时间失灵一般停止在他音落的那一瞬间。
最终
还是落得一场空。

我是花雨。
本为一代风靡的暗器,却失传至一位小姑娘手中。她其实也是暗器家族的传承者,却是一个蠢得上了天的家伙,终于知道为何有些东西传男不传女了。
真是不明白为什么那个我一直坚信的家族,会培养出如她那般可怜,却又担心着别的可怜人的人。
再然后,她离开了,而我,按照她的愿望,留住了她的模样。
啊?你说什么?
【可爱】?
谢谢你夸我。
你不是第一个。
那些如你一般的人啊。
都去一个
迟早该去的地方了哦。
话不能说太多,我就说两个字吧。
“不送。”
干净利落,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与语言,眼中依旧是波澜不惊的神色。
——
我在写什么的周常1/1
借此逃避连载文,反正没有人看对不对【buni】
因为花雨没有肝出来所以性格可能崩,凑合看哦。
脑洞是我在课上看着我在桌上的画想出来的……
安利一下课桌,炒鸡好画画。

-突然只想唤为寻梦人
12.8 中吉
她已经许久未曾理过我,如今玉箫千丈都是七花顶尖,实力跃我之上,她忙着奔波,会忘记那个曾与她同行的声影吧。
罢,这样就好,无人叨扰,清静。
_
今日可是大吉之日。
一向脸黑的寻梦人在卡池里丢了俩浅思,没想到竟泛出金光,双发五花,盛是罕见。
当寻梦拉着俩团子,回到自家院子的时候,玉箫是愣了一下的。
俩团子都是黑发,白衣外各套着不同的外衣。一个眼里流露出放荡不羁,另一个甚是乖巧,还没开始成型的轮廓显出与玉箫相似的眼神。
双阴五,青莲剑与玉箫。
非了129级的寻梦人高兴的语无伦次,只好草草开了席,在月色之下谈天聊白,交谈甚欢。
上星期才给玉箫和千丈开了二开,如今院子里的阴魄所剩无几,给青莲升了50,竟把那唯一的太行魄给了玉箫。
她是傻子吗,一队之中仅容一个玉萧,这家伙,养大了也不会与我一同上战场,只是……
更劳烦千丈罢。
千丈卷是此月2日来的,短短数天,便坐上第一的宝座。
实力越大,责任就越大,几乎所有的战斗都包在了他一人身上,如此这般,怎受的了。
而月下,千丈卷与寻梦交谈,听不清他们说了些什么,只是千丈那不善言辞的性格却变的不同,他有些笨拙地搭着话,脸上浮出若有若无的笑。
月光洒下,仿佛人间仙境。
-
就是庆祝我终于欧了一次啦x
【我在写什么系列】
理一下……就是
1.许久未理流光了呢
2.俩玉箫不能同时上场但是想养呢。
3.辛苦卷卷啦~
也谢谢看的各位啦√

《镜中卷》贰

2.
当梦缘睁开眼的时候,太阳已经照到窗台那株害羞草了。若不是听到老远的街上传来敲锣打鼓的声音,梦缘自己都觉得,她能睡一天不醒。
偏偏是今天,这么重要的一天。
匆匆忙忙地翻下床,以最快的速度整理好自己该做的一切,然后拿着镜子,向母亲道声一切安好,遍急急忙忙地飞奔出去了。
倒不是画展有时间限制,只是去的晚了,就没有早餐可以吃了。
排着现在唯一还有包子的店里,梦缘再次拿起镜子,再次看看镜中的容颜,为了不给旁人留下一个自恋的印象,快速理好了头发便去赶了画展。
其实说画展,展的可不只是画,许多小商小贩也借此机会,摆出自己的摊子。
当然,画展在场内,其他的展示,只能摆在场外。
昨天还是一片空白的场上,此时已是人声鼎沸,不多的时间,场上已经是井然有序,在场内,摊子差不多都摆好了,围成个圆圈,挂着大小不一的画卷。
梦缘不大懂画,但也许是多少有点天赋,辨别能力还是不错的,只是其评画时,并不大众化,仅为自己的观点。
他人之言,无碍,因为,她从来没有与他人评论过画卷。
-
画展远比想象中的要热闹,许多化成人形的武器也驻其观赏。
最近几日一定是茶馆里最忙的时候。
梦缘甩甩脑袋,把一心叨念的茶馆甩出脑外,便开始打量起周围。
虎头金刀,清水峨眉刺,绿竹棒,金铃索,还有大名鼎鼎的屠龙刀和倚天剑……对面那个,应当就是玄铁重剑了……
一边数着一边记着,所观察到的武器就有24件了,可都是些只在书卷上才能看到的东西。
如今梦缘不能上书堂,只是同母亲识几字,便算是学得了应学的东西,之后便开始读书,把家中的古谱,全翻了一通。
不管懂没有。
“哎呦呦……”面前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白衣人,梦缘没注意,径直撞了上去,本以为那人也会如同自己般摔倒,可谁想到,那人只是摇了摇,又稳定了身子。
这么好的平衡力!
梦缘已经完完全全被震撼了,而被撞的人稳了身子,歪头看向梦缘这边,当与其琥珀色的眸子对上时,第一感觉就是——
啊啊啊这世上怎么可能有这么好看的眼睛!
发呆半天,还是来人把她拉起来才回过神。
“谢谢……”话还没说完,那白衣人就转身离开了。
真是冷漠啊,不过……他不是常人,应该就是兵器了……记下来吧,几个来着了……
忘了。
于是梦缘又只好任命般的再数了一通。嗯,加上那人,24个。
好像有些不对劲……罢,不管他了。
叹了口气,转身打量起白衣人看的那副画。
那幅画描绘的是夜景,其中的月亮仿佛可以永远圆下去,星星隐匿于月色之中,在黑夜里若隐若现。月亮之下,是一所朴素的房屋,描写的很朴质,在紧闭的窗中,可以看出那模糊的声影在剪灯花。
“她在夜里把灯点
江阔云低望几遍
云里几声断雁西风吹散多少思念”
不知为何,梦缘轻轻哼出这首歌,熟悉的旋律,讲述着一个事不关己却可让人共鸣的故事。
倘若要评价,梦缘觉得这幅画也只是在画卷中可以出众的,但是如它这般出众的,虽不多,但也有许多可能把其压下去。
只是戳中梦缘心的,就是那月亮的配色了,如刚才那人的眼眸,琥珀色,闪耀着光芒。
轻叹一口气,摇摇头,好的画卷又如何,自己的钱,就连这些人作画时的一只笔都不一定买得起。
一转头,却又被另外一副画所吸引。
一片蓝色,在地平线上分为两块,上为蓝天,平静,散发着温柔。而下,便是海了吧,波涛汹涌,浪花滚滚。天与海恰到好处的柔和在一起,以蓝天的平静映衬出大海的汹涌之势。真是……让人身临其境呢。
梦缘看画看得入神,思绪已经飘到了很遥远很遥远的地方,那里有大海 什么时候的大海都有,平静的,汹涌的,令人害怕的……
甚至是,温柔的。
那么多画面,都从这一幅惊涛海波图中一一浮出,宛若背后有一个人,微笑着从那画卷中把画面换成真实呈现在她面前。
可是,梦缘看不见那人的脸,只是隐约记得……
那蓝衣,有些熟悉。
“姑娘?这位姑娘……?”
若不是有人叫自己,自己肯定会这样顺理成章的把这如梦境的奇遇接下去,可是缓过神来,眼前还是只有那一副画,水天相接,不容而不斥。
旁人似乎已经叫唤了许久,梦缘转过头去,只见一人一袭粉色卷发,眼睛如有千万迷阵深陷。
不是,怎么感觉描述的这么像女孩子呢。
脸廓勾勒的却是一张及其刚毅的脸,脸上勾出一个波澜不惊的笑容,都让人感觉,那笑容有些僵硬在那如巧手般打造的脸上,只是一个美丽而危险的保护色。
其人身旁也有一老人,比粉发要矮上一些,脸上刻满了风霜。他是这里的摊主,梦缘刚才好像看到过老人。
“这幅画确实是一副惊人之作,我见姑娘望了久时,认以出神,见谅。”
“没事。”梦缘听到这人一身墨气,定是文人,如今有来逛这画展,也能称为雅士了。这幅画自己虽然买不起,但梦缘却莫名地不希望它能卖出去。
天呐 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
老人似乎没有注意梦缘,只是瞟了一眼画,向粉发比出两只手指来。
“两千?”
摇头。
“两万?”
仍是摇头。
“两百万?”
继续摇头。
“两千万?”
还没等老人继续摇头呢 梦缘突然像想起了什么,突然说道。
“二十亿。”
——end
够了谁知道我在讲些什么。
想看壹的话请点头像嗷【比心心】
卷卷卡池真的超好,俩浅思都出了俩阴五。
抽个那迦冷静一下√
不枉我非了129级。

《镜中卷》壹

故事的开始,在一个很普通的小镇里。
五剑之境记载为481纪年,此时,天下早已太平,各兵器各自回位。有些藏匿于偌大的世界之中,有些还在社会上混的风生水起。而无剑——那个曾经拯救了这个世界的英雄……
“如今已化为灰烬了罢。”
“也许已经遁入轮回了吧……?”嫩嫩的童音响起,那人扯着旁边比她稍大的女孩的衣角,说到。
“轮回……怎么一直都是如此,妹妹……相信轮回吗?”那姐姐也不过十二三岁,正望着窗外的月亮出神。今夜无风,星河天悬,月亮在群星照耀下,竟显得黯然失色。
“好了,好孩子可都要去睡觉啦——”旁边的妇人正在织布,但仍是不忘如此哄着小孩子。
“看看,这里的头发,都散开了,明天倘若还是自己扎,一定要好好看看,或者让妈妈帮你看看。”姐姐拿起桌面上的镜子,蹲下,将其放在小女孩面前,指着小女孩散落了的一缕头发。
小女孩打了个哈欠,敷衍的点点头,便一蹬地下了所坐的椅子,“咚咚”小跑着回了自己的房间。
母亲的工作还在继续,现在已经不早了,倘若是好好计算一番,现在……应该快子时了。
又是新的一天。
妇人的头发散开着,微微落下,漆黑的眼眸里看不出累,有的只是……
不,什么都没有。
不大的房子,但至少有两层,家中本是顶梁柱的人,女孩从未见过,从她记事的那日起,便是她与母亲,还有妹妹生活在这房子里。关于那人的东西,也只限于那书房里自己永远不能动的笔与画卷,那人似乎酷爱作画,而走之前,却只留下一卷抽象的蓝。
母亲说过,那是蓝天的颜色,也是大海的颜色,而大海,究竟是作何模样?
记忆中的家似乎不止这里,但她想不起来,只记得模糊画面,画面里争吵声都变得很模糊很遥远。但所经历的应该就是与原本的亲人吵了一大架,从此退出那家室,只露名,不透姓。
“梦缘,究竟有何事。”
女孩抬头望着妇人,此时妇人已经抬起头,端起旁边的一杯凉了许久的水,望着她。
“我……明天……这个镇……会有一场很盛大的……”
“画展。”
虽然是低着头,但梦缘能想出来,听到后俩词时母亲的惊讶,但理智很快会上线,考虑到家中,又怎么可能会答应。
“我……”
鼓足勇气,这次的画展,自己……一定要去。
“去吧。”妇人轻叹一口气。“我批准。”
“明天那茶馆子里的事便不用操心,我去帮忙请个假,明天好好玩就是。”
风透过未关的窗吹进来,油灯闪了闪,梦缘深呼吸一口气,转身去关窗,又一阵风吹来,已入深秋,梦缘竟一点也不觉得冷。
心里倒是畅快了许多,没想到母亲会如此之痛快地答应她。
真是太好了。
梦缘躺在床上,这样呢喃着进入了梦境。
明天会怎样呐,真是期待啊……
——第一章,完——
好啦,今天本来不准备码的……但是!
我我我,出卷卷辣!
没做梦!真的欸!第一个抽出来的五花!
他在对我笑!对我害羞!
怎么可以这么可爱!
悄咪咪告诉大家,世界观可能有一点不同。
不大懂,便无碍于细节罢。
谢谢喜欢啦【比心心】

《镜中卷》预告

若不是那副画,自己也许一辈子都不能遇见她。
但……看到她了啊,从此忘不掉她的笑颜。
好想把她……刻画下来。
把那如星空般的眼睛……画下来。
倘若……你不是宿命之人,该多好。
第一次感觉到一个人会变得如此重要,只是一眼的相见,那个笑颜,却是常常浮现在眼前,从此迷上画那水墨山水,在微微淡去的青山之下,勾勒出一个模糊的背影。
像极了她。
永远忘不了她的背影,坚毅,刚强,但,转头的那一刻,望着自己的那双眼,却满是迷惘。那宛若星空般的紫色眼眸里没有星光闪烁。
突然间,觉得一切都不再重要了,只要……能留住她,就……好了啊。
迷上星空,可是画卷之境是没有星可言说的,其昼有白云,夜有月亮,从未见过星星存于画卷之境里。
有的只是模糊,只是迷惘,仿若紫墨倒流,四散开来,只见得那轮明月,残了又圆,只觉知那风,仿若要吹遍世间。
【想出去】
外面的世界,她的一心想要拯救的世界,究竟是作何模样。
【相见她】
放我出去吧,从此再踏入着凡世,进入轮回之镜。
等上几个轮回罢,无妨。
“有时,只是相会的一刻,便胜过千百年的人生。”
——
悄咪咪告诉大家这是个预告~准备连载一篇文名为《镜中卷》,不是很长算中等罢【长的写不来啦】
其实有时候想的挺好的……码出来完全不一样!先告诉大家这篇文拟定的俩结局……就是一悲一喜,至于悲喜,就要看出不出卷卷辣。
龟速更x谢谢观看

最近肝玉箫ing
没办法太非辣,总要肝点什么呢。
渣,轻喷⁄(⁄ ⁄•⁄ω⁄•⁄ ⁄)⁄
【因为没见过玉箫只能按图鉴上来……】
悄咪咪许愿卷卷x

运动会时
最近运动会_(:з」∠)_
突发的想象嘻嘻,
只有自己有的几个和卷卷,太非x
流光和卷卷在底层喔 不知有没有人会翻下去(。・ω・。)ノ♡
_ooc预警
_自己?报个跳绳吧emm
1.绿竹棒
明明已经入秋,却还是身着一袭无袖绿衣。好似这渐冷的天气也无法打破他的热情。
“运动会吗……好!这个,这个,这个,请帮忙报上吧!”看着来者写完自己的名字准备走掉,又突然想起来什么。
“倘若有什么要帮忙的,我丐帮的兄弟可是很多的!尽管说就是。”
2.金铃索
“运动会……?”少年回头,看着拿着报名表的人,铃声响了一刻,戛然而止。
“我……不擅长这个。”开口,顿了一会,“好吧……”
然后报了接力和200米。
3.屠龙刀
在寒冷的天气中,屠龙的红衣醒目的不成样子。
“何事?”屠龙望着来人。
“倚天报什么我就报什么。”
倚天还没有报呢。
“那就等他报了再写我的。”
4.倚天剑
哆哆嗦嗦的来到倚天面前,手抖得不成样子。
“很冷吗……?”拔剑入鞘,他来到你面前,伸出双手捂住了你的手。
???
吓得我笔都掉了啊!
“冷的话就好好呆在家里。运动会的话……屠龙报什么我报什么。”
于是拿回笔很私心的给两人报了4*200米和接力。
5.灵狐
“运动会……?”听到这个词灵狐皱起了眉。“不去。”
“真的不……”
“说了不去就是不去,倘若要和我讲理,就请你现在马上原地左转往前跑,跑的越远越好。”灵狐回复了往日的语气。
“可是我跑不动……”
“嘁”灵狐拿过你手上的笔在接力下面写了自己的名字。
6.齐眉棍
“齐眉!”终于在院子里看到了他,那时他正看花看到入神,手中居然还在捻佛珠。
“运动会……?”拉回思绪,齐眉一脸茫然。“我随意,那拜托你了”
然后给齐眉报了4*200米接力和跳高。
7.淑女剑
“大家闺秀就是应该为运动员加油。”
虽然这么说着报了跳绳,但……是在跳绳场地是看不到她身影的,不知又去帮哪个人跑800米去了。
于是笑容凝固在脸上。
8.合欢铃
于是很认真的表示自己参加跳绳就好了,会为其他运动员加油的但是……
“不好意思,我就先上阵啦~”
9.越女剑
“小妹也想和大家称兄道弟呢!”
于是这样说着报了200米,800米,4*200米和接力。
10.君子剑
“姐姐去哪我就去哪,为姐姐加油。”
但是淑女在运动会的场上是永远找不到的,所以……为什么你会跟着御蜂啊Σ(・ω・ノ)ノ
【邪教邪教】
11.银缕佛尘
“运动会……?”他冷笑一声,“俗事罢,我不参加。”
好冷啊我要快点走……哎呀笔又掉了。
12.冰魄银针
“呵,倘若是不怕我把他们都毒死的话,你随意帮我报吧。”
于是犹豫了很久个冰魄报了……跳远???
等等这套路不对吧?
13.白虹剑
“什么事?”他望着你,你把纸递过去。
让我看看……800米,400米,200米……还有接力。
于是看他的目光都带了bulingbuling
14.工部琴
“我……咳咳,参加……咳……我,看看……咳咳”
“算了工部你还是不要参加了!”
“没事的……我看看……咳”
于是看着他报的800米陷入沉思。
15.妙手白扇
他摇着扇子看着你,你心里暗暗吐槽不冷吗。
“那……就跳绳和接力吧”
奇怪于为什么要报跳绳但还是老老实实写了上去。
16.曦月刀
“让我看看孤剑报了……”
蹬的一下 曦月捂着头,看着你。
“我们这里没有孤剑——”
“那让我看看你报了些什么~”
揉揉脑袋然后在跳绳底下写上了自己的名字。
【啊……脑补不出来呢……】
17.飞燕
“这些,为何不报?”明知其跑步超厉害,但是却只是报了个1500和800,只好问到。
只见他拿出一张纸摇了摇。
“这是……隔壁的运动会的报名表!”拿过来,只见那纸上,灵蛇所报的,飞燕都没有参加。
“为什么……你没有参加跳绳?”
“因为你要参加啊”
我必须看着你才行。
18.九曲青丝
来到其面前暗暗吐槽他不冷吗,是个不爱说话的孩子,便就只好把报名表放在他面前。
只见他在跳高和跳远上写下自己的名字。
???
19.秋水剑
于是震惊的看着他报了1500。
“若是以位阶看人,可是会吃亏的。”秋水剑看着你,眼里的温柔仿佛要化开。
20.那迦
“运动会的啊,我们那里是没有的”那迦很期待,“那就拜托你的,帮忙的。”
“好的”
于是报了跳高和跳远。
21.柳叶刀
入秋,渐冷,湖边的柳树融入秋,柳叶一袭绿衣,在秋里显得格格不入。
“那就拜托姑娘帮忙报接力和跳绳吧。”
他的眼里仿佛有四季。
22.虎头金刀
秋天无法抵挡住他好奇的眼神,耳朵一摇一摇,明明来这里这么久,却依旧充满期待。
“那……我要报这个,这个,还有这个!”
啊,好想摸耳朵。
23.清水峨眉刺
“那……我就在这里为你们加油好啦~”
不大想写他虽然他很可爱。
24.金丝冰绡
“那……我报这个就好了。”
于是看着他在报名表上写下几个秀丽的字。
24.御蜂
“可是……我害怕会伤到他们。”
“没事的!”于是这么说着给他报了跳高。
25.龙骨寒星
“那个……你参不参加……”
“懒……”于是他在情花丛里翻个身,又睡下了。
27.流光【小天使】
“运动会的话……”他望着你手上的报名表,一时想不到报什么。“那,缺人的,都报上吧。”
“噗嗤”你笑出来。
“笑,笑什么!”
“没什么啦~”这么说着居然在背后的纸上画了一个心。
【啊啊啊要快点划掉才行⁄(⁄ ⁄•⁄ω⁄•⁄ ⁄)⁄】
28.千丈卷
看着还未成型的他,也没有把报名表递过去。
“你们……运动会吧?”
明以为他不会知道的,既然他问了,只好点点头。
“不知我能否参加?”
啊……?没想到他会问这样的问题,而他把手放在你头上,竟揉了揉你。
“当……当然了……”你突然说的有气无力,明明是那么期待的。
“只要,只要你能来的话!”
他收回手,执起笔,笑了。
“加油,我会把你的模样,画下来的。”
这样 我就不会忘了。
【看看剩下的还有多少人!】
【标签本来是准备一个个贴的……结果居然有数量限制,害怕】

【梦间集】她说

滴,第一次发文x
_ooc
_无剑私设
_没有五花
_流光是小天使
_有错误见谅!
_灵感缘于我的某次三花聚顶

谁都没有来。
脸上的表情如初,天知道星云现在心里多么不甘心,但,其实都知道了吧,三花聚顶也不是一回的事了,没有五花,是一直的事呢。
所以,更多的是坦然吧。
“来,喝酒!”
沉默了许久,终于还是吐出了这样一句话。
“星云……”
与其交集较好的淑女,有些担心的唤道。
“淑女,怎么?可是不愿与我共饮?”
说什么胡话呢!在此的兵器都知道 星云从未饮酒,谁知道这个人酒量多小?
恍然之间,女子已经取出酒壶。端晚,倒酒,一气呵成,仿佛训练过很长一段时间。
只为今天。
过来,人群中传出一个声音,星云抬头望去,来者,琥珀色的眼瞳柔和得仿佛要化开,宛如漫天的星光。
如今,四判的流光银刀是自己在拥有武器中最受宠的。原本战斗力不强的他,在自己为他书的句句判词之下,有了很大的提升。
流光既然自告奋勇,武器们自然是没有异议, 【在】很有自知之明【的淑女带领下】退出了观赏台,进屋自个玩去了。
突然安静下来流光沉默了一会 ,轻轻拿起星云放在桌上的那碗酒,头微微探向前,银白色的发丝有几缕很自然地垂落。
“……喝。”
面对着的人咬着牙 终究还是仅只说出了这句话。她的头发已经散下来,不同于以往扎成马尾的活泼,只是神秘而高贵,而她那如星空般美丽的眼瞳久隐匿于那发下的阴影中,看不见光芒。
抬头,第一口酒已悄然入口。第一次这么正经的喝酒,星云第一次明白……为何世人说——
借酒消愁。
愁更愁。
同样的,流光也只好拿着碗灌下去,而再抬起头,看到的,却是面对着的人,泪流满面的脸 。
“怎 怎么了……”
流光慌乱了起来,想去揉人的头发,试图安慰。
但手却在半空中停了下来
为什么要停下来……
流光心里呐喊到
明明 明明 她就在我面前啊!
为什么 为什么 却又那么遥远呢?
“流光。”
轻声唤到,明明说泪流满面的脸,但声音中除了颤抖,竟与平常无异。


流光有些奇怪于为什么刚才才在他面前端着酒碗,喝着酒哭着的她,站起身。
居然
给了他一个拥抱。
“流光。”
又是这样轻柔的声音。
“你一直说我唱歌难听……如今我想为你唱一……”
“洗耳恭听。”
松开抱着流光的手,星云坐在原本的位子上。为自己酌了一杯。
“她静悄悄的来过
她慢慢带走沉默
只是最后的承诺
还是没有带走了寂寞”
星云的声音很普通,唱歌功底也并非什么奇才。这首歌星云唱过很多次,但仍旧不大算得上好。
“我们爱的没有错
只是美丽的独秀太折磨
她说无所谓
只要能在夜里
翻来覆去的时候
有寄托”
歌声很好听,很清晰,似乎要把所有感情,一股脑的融进歌里去。
酒壶里的酒慢慢减少,歌也极尽尾声。
“等不到天黑 不敢凋谢的花蕾
绿叶在跟随 放开刺痛的滋味
今后不再怕天明 我想只是害怕……”
星云终究还是把杯子往石桌上一拍,便只是躺在其上。
“清醒。”
流光微微动唇,不上了最后那两个字。
然后把桌上那醉的不省人事的星云的脸撑起,依旧是每天都可以见到的脸,轮廓分明,宛若星空般的眼瞳随着呼吸动着。
让自己微微动心。
在那人额头点上一吻。
【害怕什么,终究要面对】
【那你倒是给我五花呀x114没有五花比非么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