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中卷

过来,我慢慢讲给你听
圈名为星。
最近在混梦间集,非酋,没有五花,只会写文,懒癌严重。
本命流光和卷卷。
卷卷我爱你,谢谢你能来我这里
人生有卷,夫复何求。
连载文《镜中卷》,龟速弃状
欢迎关注。

【梦间集】她说

滴,第一次发文x
_ooc
_无剑私设
_没有五花
_流光是小天使
_有错误见谅!
_灵感缘于我的某次三花聚顶

谁都没有来。
脸上的表情如初,天知道星云现在心里多么不甘心,但,其实都知道了吧,三花聚顶也不是一回的事了,没有五花,是一直的事呢。
所以,更多的是坦然吧。
“来,喝酒!”
沉默了许久,终于还是吐出了这样一句话。
“星云……”
与其交集较好的淑女,有些担心的唤道。
“淑女,怎么?可是不愿与我共饮?”
说什么胡话呢!在此的兵器都知道 星云从未饮酒,谁知道这个人酒量多小?
恍然之间,女子已经取出酒壶。端晚,倒酒,一气呵成,仿佛训练过很长一段时间。
只为今天。
过来,人群中传出一个声音,星云抬头望去,来者,琥珀色的眼瞳柔和得仿佛要化开,宛如漫天的星光。
如今,四判的流光银刀是自己在拥有武器中最受宠的。原本战斗力不强的他,在自己为他书的句句判词之下,有了很大的提升。
流光既然自告奋勇,武器们自然是没有异议, 【在】很有自知之明【的淑女带领下】退出了观赏台,进屋自个玩去了。
突然安静下来流光沉默了一会 ,轻轻拿起星云放在桌上的那碗酒,头微微探向前,银白色的发丝有几缕很自然地垂落。
“……喝。”
面对着的人咬着牙 终究还是仅只说出了这句话。她的头发已经散下来,不同于以往扎成马尾的活泼,只是神秘而高贵,而她那如星空般美丽的眼瞳久隐匿于那发下的阴影中,看不见光芒。
抬头,第一口酒已悄然入口。第一次这么正经的喝酒,星云第一次明白……为何世人说——
借酒消愁。
愁更愁。
同样的,流光也只好拿着碗灌下去,而再抬起头,看到的,却是面对着的人,泪流满面的脸 。
“怎 怎么了……”
流光慌乱了起来,想去揉人的头发,试图安慰。
但手却在半空中停了下来
为什么要停下来……
流光心里呐喊到
明明 明明 她就在我面前啊!
为什么 为什么 却又那么遥远呢?
“流光。”
轻声唤到,明明说泪流满面的脸,但声音中除了颤抖,竟与平常无异。


流光有些奇怪于为什么刚才才在他面前端着酒碗,喝着酒哭着的她,站起身。
居然
给了他一个拥抱。
“流光。”
又是这样轻柔的声音。
“你一直说我唱歌难听……如今我想为你唱一……”
“洗耳恭听。”
松开抱着流光的手,星云坐在原本的位子上。为自己酌了一杯。
“她静悄悄的来过
她慢慢带走沉默
只是最后的承诺
还是没有带走了寂寞”
星云的声音很普通,唱歌功底也并非什么奇才。这首歌星云唱过很多次,但仍旧不大算得上好。
“我们爱的没有错
只是美丽的独秀太折磨
她说无所谓
只要能在夜里
翻来覆去的时候
有寄托”
歌声很好听,很清晰,似乎要把所有感情,一股脑的融进歌里去。
酒壶里的酒慢慢减少,歌也极尽尾声。
“等不到天黑 不敢凋谢的花蕾
绿叶在跟随 放开刺痛的滋味
今后不再怕天明 我想只是害怕……”
星云终究还是把杯子往石桌上一拍,便只是躺在其上。
“清醒。”
流光微微动唇,不上了最后那两个字。
然后把桌上那醉的不省人事的星云的脸撑起,依旧是每天都可以见到的脸,轮廓分明,宛若星空般的眼瞳随着呼吸动着。
让自己微微动心。
在那人额头点上一吻。
【害怕什么,终究要面对】
【那你倒是给我五花呀x114没有五花比非么朋友】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