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中卷

过来,我慢慢讲给你听
圈名为星。
最近在混梦间集,非酋,没有五花,只会写文,懒癌严重。
本命流光和卷卷。
卷卷我爱你,谢谢你能来我这里
人生有卷,夫复何求。
连载文《镜中卷》,龟速弃状
欢迎关注。

《镜中卷》贰

2.
当梦缘睁开眼的时候,太阳已经照到窗台那株害羞草了。若不是听到老远的街上传来敲锣打鼓的声音,梦缘自己都觉得,她能睡一天不醒。
偏偏是今天,这么重要的一天。
匆匆忙忙地翻下床,以最快的速度整理好自己该做的一切,然后拿着镜子,向母亲道声一切安好,遍急急忙忙地飞奔出去了。
倒不是画展有时间限制,只是去的晚了,就没有早餐可以吃了。
排着现在唯一还有包子的店里,梦缘再次拿起镜子,再次看看镜中的容颜,为了不给旁人留下一个自恋的印象,快速理好了头发便去赶了画展。
其实说画展,展的可不只是画,许多小商小贩也借此机会,摆出自己的摊子。
当然,画展在场内,其他的展示,只能摆在场外。
昨天还是一片空白的场上,此时已是人声鼎沸,不多的时间,场上已经是井然有序,在场内,摊子差不多都摆好了,围成个圆圈,挂着大小不一的画卷。
梦缘不大懂画,但也许是多少有点天赋,辨别能力还是不错的,只是其评画时,并不大众化,仅为自己的观点。
他人之言,无碍,因为,她从来没有与他人评论过画卷。
-
画展远比想象中的要热闹,许多化成人形的武器也驻其观赏。
最近几日一定是茶馆里最忙的时候。
梦缘甩甩脑袋,把一心叨念的茶馆甩出脑外,便开始打量起周围。
虎头金刀,清水峨眉刺,绿竹棒,金铃索,还有大名鼎鼎的屠龙刀和倚天剑……对面那个,应当就是玄铁重剑了……
一边数着一边记着,所观察到的武器就有24件了,可都是些只在书卷上才能看到的东西。
如今梦缘不能上书堂,只是同母亲识几字,便算是学得了应学的东西,之后便开始读书,把家中的古谱,全翻了一通。
不管懂没有。
“哎呦呦……”面前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白衣人,梦缘没注意,径直撞了上去,本以为那人也会如同自己般摔倒,可谁想到,那人只是摇了摇,又稳定了身子。
这么好的平衡力!
梦缘已经完完全全被震撼了,而被撞的人稳了身子,歪头看向梦缘这边,当与其琥珀色的眸子对上时,第一感觉就是——
啊啊啊这世上怎么可能有这么好看的眼睛!
发呆半天,还是来人把她拉起来才回过神。
“谢谢……”话还没说完,那白衣人就转身离开了。
真是冷漠啊,不过……他不是常人,应该就是兵器了……记下来吧,几个来着了……
忘了。
于是梦缘又只好任命般的再数了一通。嗯,加上那人,24个。
好像有些不对劲……罢,不管他了。
叹了口气,转身打量起白衣人看的那副画。
那幅画描绘的是夜景,其中的月亮仿佛可以永远圆下去,星星隐匿于月色之中,在黑夜里若隐若现。月亮之下,是一所朴素的房屋,描写的很朴质,在紧闭的窗中,可以看出那模糊的声影在剪灯花。
“她在夜里把灯点
江阔云低望几遍
云里几声断雁西风吹散多少思念”
不知为何,梦缘轻轻哼出这首歌,熟悉的旋律,讲述着一个事不关己却可让人共鸣的故事。
倘若要评价,梦缘觉得这幅画也只是在画卷中可以出众的,但是如它这般出众的,虽不多,但也有许多可能把其压下去。
只是戳中梦缘心的,就是那月亮的配色了,如刚才那人的眼眸,琥珀色,闪耀着光芒。
轻叹一口气,摇摇头,好的画卷又如何,自己的钱,就连这些人作画时的一只笔都不一定买得起。
一转头,却又被另外一副画所吸引。
一片蓝色,在地平线上分为两块,上为蓝天,平静,散发着温柔。而下,便是海了吧,波涛汹涌,浪花滚滚。天与海恰到好处的柔和在一起,以蓝天的平静映衬出大海的汹涌之势。真是……让人身临其境呢。
梦缘看画看得入神,思绪已经飘到了很遥远很遥远的地方,那里有大海 什么时候的大海都有,平静的,汹涌的,令人害怕的……
甚至是,温柔的。
那么多画面,都从这一幅惊涛海波图中一一浮出,宛若背后有一个人,微笑着从那画卷中把画面换成真实呈现在她面前。
可是,梦缘看不见那人的脸,只是隐约记得……
那蓝衣,有些熟悉。
“姑娘?这位姑娘……?”
若不是有人叫自己,自己肯定会这样顺理成章的把这如梦境的奇遇接下去,可是缓过神来,眼前还是只有那一副画,水天相接,不容而不斥。
旁人似乎已经叫唤了许久,梦缘转过头去,只见一人一袭粉色卷发,眼睛如有千万迷阵深陷。
不是,怎么感觉描述的这么像女孩子呢。
脸廓勾勒的却是一张及其刚毅的脸,脸上勾出一个波澜不惊的笑容,都让人感觉,那笑容有些僵硬在那如巧手般打造的脸上,只是一个美丽而危险的保护色。
其人身旁也有一老人,比粉发要矮上一些,脸上刻满了风霜。他是这里的摊主,梦缘刚才好像看到过老人。
“这幅画确实是一副惊人之作,我见姑娘望了久时,认以出神,见谅。”
“没事。”梦缘听到这人一身墨气,定是文人,如今有来逛这画展,也能称为雅士了。这幅画自己虽然买不起,但梦缘却莫名地不希望它能卖出去。
天呐 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
老人似乎没有注意梦缘,只是瞟了一眼画,向粉发比出两只手指来。
“两千?”
摇头。
“两万?”
仍是摇头。
“两百万?”
继续摇头。
“两千万?”
还没等老人继续摇头呢 梦缘突然像想起了什么,突然说道。
“二十亿。”
——end
够了谁知道我在讲些什么。
想看壹的话请点头像嗷【比心心】
卷卷卡池真的超好,俩浅思都出了俩阴五。
抽个那迦冷静一下√
不枉我非了129级。

评论

热度(2)